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时间的“卧底”

作者: 刘荒田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01-12 11:09

刘荒田

有一年,回到家乡,一位前辈在餐厅请吃饭。前辈声言,不让他做东就是“不给面子”。众人只好唯唯。饭毕,东道主把服务员请来,说要埋单。服务员把账单送上,他拿起笔,刷刷签下名字。“行了!”他说。服务员疑惑地看着他。他早已退休,不属于任何单位,签名哪里算数?可是,不敢冒犯老人家,站在一旁干着急。幸亏前辈的太太前来解围,把服务员叫到一边,悄声说:“由他签好了,我这里给你付现款。”原来,前辈从前是局长,签单多年,已成习惯。赋闲以后,患了轻度痴呆症。

这一实例,说的是一般人退休后所到达的一站——病。即使没那么倒霉,依然健步如飞,脑袋灵光,大多数也难以规避次一等的麻烦——无聊。以当官为例,从日理万机到和一机(手机)过不去,从前呼后拥到形影相吊,从俯瞰到平视,从假手于人到事必躬亲。这一角色切换,除非你另有寄托,至不济也天天无事忙;否则,每天起来,看着日历簿是一个个“没啥好填”的空格,说不惶惑是假的。端着架子,不敢向人诉苦就是了。

叔本华指出:“要是所有欲望还没有来得及出现就已经得到了满足,那人们又该用何种方式来消磨漫漫人生呢?”“煮熟的鸽子在空中飞来飞去,每个人都很快就遇到自己的爱侣,并且毫不费力地就拥有了她。倘若真是如此,那么结果就会是这样:一部分人无聊得生不如死,甚至会自寻短见;另一部分人则寻衅闹事,互相残杀,以制造出比大自然加诸他们身上的更多的痛苦。”

幸乎不幸乎?无聊的滋味,因为庚子年的疫情,人们已经尝够了——闭户在家,一家子面面相觑,男女老幼都各自面对太长太空虚的时间。英语有一个相应的说法:To kill the time,雅致的译法是“打发(或消磨)时间”——但不足以表达疫情中人对咄咄逼人的时间的敌意,所以务必将之译为“杀掉”。也许,你从求学,成家,创业,一路走来,时间对你小气得要命,你得用晚睡加小跑去挤,可是如今它比量化调控还要宽松。你局促一隅,被时间阴险的“卧底”钳制着。撩开窗帘看蓝天的体育迷,只能想念篮球场;购物成瘾的女子只好一边网购,一边回味货架前徜徉、镜前试穿的乐趣。对外出早已习惯的人而言,满屋子的影碟、书籍、电玩都难以驱除烦躁。

昏天黑地地忙的时候,何其向往“浮生半日闲”,费尽心思去挤,去“偷”;如今“闲”大大过剩,难以消费,且无尽头。原来,在这特定场景中,无聊就是时间的“卧底”,它潜伏在你的家里,你的心里,你的各种各样的“关系”中,如配偶亲属间、友朋之间、邻里之间——你逃无可逃,它窥视着你,以无所事事来折磨你,以无可名状的空虚掩埋你,让你充满无力感,进而发无名之火。更不幸的,就是病笃乱投医,靠酒精的刺激填平时间的黑洞。

过去,我讥笑一对夫妇。他们退休后,至为热衷的,就是天天看报纸上的大减价信息,收集优惠券,选定最中意的,哪怕驾车几个小时也去商场买下。回到家,继续关注同一商品价格的波动,如发现更便宜的,便往前商场退货另买。一个电饭锅,他们退了三次,第四次才尘埃落定。他们有的是钱,每月单收租就是数万美元,根本花不完,也不是生性吝啬,而是用“买——比——退——再买”来“过日子”。

如何摆平因“无事”而产生的“无聊”?心理辅导师、生涯规划师当然能开出五花八门的良方。我不必啰嗦,只是想提醒大家,不要小看时间这一“卧底”隐秘的杀伤力,它善于诱惑,赋予你大量的自由,却不强迫你做什么,亲和力是没得说的,然而它能摧毁人的精神。除非你有强大的自律意识,并提防它不显山不露水的侵犯。

记住叔本华的警诫:“对于人类而言,无聊犹如鞭笞般难受。”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