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廉价宿舍

作者: 莫小米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04-08 09:17

莫小米

她78岁了,生养过四个儿女。20多年前,丈夫过世,她进城打工,住进廉价宿舍,每天住宿费两元。如今老了,不想给儿女添麻烦,就长年住在此,捡矿泉水瓶、纸板箱,卖废品赚点钱。住宿费从两元涨到五元,能承受。

她68岁,20多年前住进廉价宿舍时,刚与丈夫离婚。丈夫因乱砍盗伐被判刑。入狱前,时常家暴。离婚之后,儿子归前夫家人。她干过各种营生,做保姆,给人种菜,中间又嫁过一回,以分手了结,最后还是回到这里。她有儿子的手机号,但儿子从来不接她的电话。

他35岁结婚,在东北农村属于晚婚,儿子10岁时在水库溺亡,他因此体会到彻底的心碎。如今父母过世,没有妻子,没有子女。唯一的等待,是再过两年满60岁,可以申请“五保户”。

中年的他,也在这里断断续续住了13年。16年前,他的前妻觉得他“没正事儿”,跟他离了婚,孩子归妻子。他出来打工,患上肺结核,之后便不能干重活,找点轻松的零工做,能吃饱就成。

这间廉价宿舍地处吉林省吉林市,一栋20世纪80年代建造的七层居民楼的二楼,一个个双层铺。床铺底下,堆放有土豆、西红柿。床铺旁的窗台上,摆着酱油、盐、豆油和碗盆。

在此聚集的,大都来自周边农村,无家可归或不想回家的人。除了常住客,还有来来去去临时落脚的,住个两三天、十天半个月。住客似流水,谁走了,谁来了,都不在意。

这里交通便利,离火车站、客运站和零工集散地都很近。大清早去零工集散地找活干,晚上陆续回来,聊天、打牌、洗漱,水龙头出水很小,得排半天队。卫生间也是。

操持这家店的女老板,和住客们有着相仿的人生经历。她很抠门,比如将自来水的水流弄得很小,唯有如此才能维持低廉的价格。但她也会备有感冒药、胃药、止痛片以备急需。有次住客突发脑血栓,她打120将其送到医院,还帮着联系了家人。有时还免费接纳个别身无分文的流浪女性。

是的,住在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曾经历失去,可是这世上的人,谁又不曾失去过呢?显见的,与隐性的。

他们给人的印象,并不郁郁寡欢,讲起往事情绪平静,好像生活本该如此。

失去过的人才更懂得珍惜,他们聚到廉价宿舍,感受稀薄却并不廉价的人间温情,至少,相互依存,不孤单。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