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做不了孔雀翎,做孔雀尾也好

作者: 叶倾城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10-28 09:55

叶倾城

朋友女儿正读高中,是好学校的中等生,小宇宙爆发能到985,发挥一般可能就掉到普通一本。

朋友深思熟虑后,决定:如果上不了北上广或本地的985、211,那就退而求其次,最差最差在本地读个二本的市属大学得了。

朋友女儿一听大惊:你说的最差都是我不想要的,这个听了一点儿也不开心。

我说:这个落差也忒大了。现在交通便利,去个附近的省会城市读个一本总是可以的。否则读二本孩子未必甘心,再说还在家门口读,多无趣呀。

朋友对我“咄”一声:你这是学生思维,你要用丈母娘思维思考问题。

我理解她的意思,转而对她女儿说:一个人的未来就业结婚,和自己读书的城市和同学圈子关系很大。

读外地一本,学校当然比本地二本优质不少,但同学圈子呢?你妈妈的意思是,可以预见的所有问题,都会从你上大学填志愿那一刻开始。所以她宁愿让你在本地读个普通大学,遇上出身背景都差不多的同学,安稳度日。

小姑娘激烈地反驳:我不想安稳。

我说:是呀,你妈这个就是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意思。宁做二本一枝花,不做清北垫脚石。

朋友说:真清北我也去了,普通一本还垫脚,受不了。

我先对朋友说:首先,你的想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命二运三风水,你说的就是“风水”。

我经常说的一个梗就是:冰心是在一条船上邂逅吴文藻的,那条船上,还有许地山、梁实秋等人。那条船是送清华留美学生出洋的。

要考上清华,成绩过关;要能拿到清华毕业证,体育都得过关——汪曾祺都没拿到西南联大毕业证,吴宓体育不及格,重读了两年。

但是呢,这也就意味着:你已经为孩子限定了“退”的人生。

以后,你孩子最好的生活无非如此,上限就是你提供的这些。你做的是“让女儿尽量别掉得离上限太远”。

而你的小孩,甚至你小孩的小孩,人生都在缓慢退步与下沉。

有一个概念,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叫“阶层下沉”。

一个稳定的阶层,是会下沉的。

为什么?

因为会不断有新的阶层上升。

朋友女儿问:那到底该怎么选?

我说:求稳还是求变,对人生是守势还是攻势,宁可放过三千不可错杀一个抑或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都是选择。每一种选择都可能是错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对的。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随便说说:

如果你觉得你十分优秀、人中龙凤,你不妨有意识地去更高的环境,比如全国性的大赛,你需要感受一下被全方面辗压的痛感。

然后,才能放下骄傲,好好学习与进步。

反过来,如果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将来只能躺平等死,那你要去稍低的环境,去一个你能通吃的跑道,你都需要感受一下洋洋得意。

然后,才能重捡自信,继续奔跑。

大部分人的比较,都是和自己周围的人比。

但这种比较是偏差极大的。

我认识一个男孩,说他高考时是县里第二名——最后只能上二本。

为何?这就是他们县的整体水平。

他中考时,是县里第一名,当时老师动员他去市里读高中。

家里大人觉得:书不都是一样的书,在县里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市里?

所有人都觉得他成绩好,当然这也是个事实。

只是,以他的年纪,万万没想到,一个县里的成绩好,放在全国就成了平平。

朋友和朋友的女儿都说:好可惜呀。

我也亲眼见过一个被父母定义为差生的孩子,如何在一次夏令营活动中鹤立鸡群,样样都甩下同龄人一大截。

父母为何觉得他不够好?因为这小孩上的是最好的学校最好的班,他在那样的环境里,当然事事不如人。

父母也被打击得不太有信心。

朋友和她女儿都点头。

我继续说,当然,我的另一个想法就是:

宁在一流团体敬陪末座,不必在二三流团体里当佼佼者。仰望虽然痛苦,但有前进的方向。

大学不是终点,是通向下一等级的一个阶梯而已。你读个二本再想读985的研究生,难上加难;而你如果读的是一本呢?会容易很多。

有时候,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你其实是在金字塔最底层。你自以为的高处,只是相对于你这一层。

做不了凤凰,未必只有鸡这个选项,中间还有锦鸡、鹭鸶很多可能性;做不了孔雀翎,做孔雀尾也好;做不了鹤顶红,做白鹤亮开的双翅也好。因为,飞翔才是每个人的使命。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