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盲盒”的快乐

作者: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11-22 10:00

□陈 静

“唉,这不是我想要的款式!”一个同事拿着动漫玩偶叫道。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颜色!”另一个同事拿着另一个玩偶嚷道。

对面办公桌的小同事一边开着快递盒里的盒子,一边兴奋地交流着,语气里充满了遗憾,却夹杂着无限的快乐。

“你们在玩什么呀?”我这个被时代落在后面的中年人充满了好奇。

“盲盒呀!”她们异口同声。

我一脸茫然。

“就是通过包装看不出物品的款式或者种类,只能在拆开之后才能知道的一种商品……”小同事耐心地给我专业讲解,意欲把我带入时尚。听完,我却突然有种不解风情的想笑的冲动,这不就是商家的随机发货吗?我忍着笑,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欣赏着她们的成人玩偶,感慨着商家的营销创意,随机发货定然卖不出价钱,但是冠以新潮流“盲盒”,这价格就日新月异了。

我本想洞明世事般地告诉她们商家的真相,后来看见她们津津乐道快乐的样子,立刻觉得我自作聪明了。她们或许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开盲盒的过程,要的是那份等待盲盒的期待,以及揭开盲盒谜底悬念的刹那意外。

突然想到平时给低年级孩子上美术课,给他们带一个小盒子或者发一个小信封,猜猜里面是什么。孩子们一个一个都提起神,睁大眼,惊奇万分地注视着神秘盒子或信封,这种导入新课,激发学生兴趣的小游戏大概就是契合了“盲盒”的异曲同工之效应吧,只不过盲盒是年轻人的一种快乐游戏。

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盲盒。未来是好是坏,带给我们的是悲是欣,都不得而知。但如果以开盲盒的心态去面对,那份期待就无疑是一份美妙的体验。可能开启的是一份满意或得意,也有可能开启的是一份失望甚至绝望,但是如果我们都能像玩盲盒一样去津津乐道,去看待得失,那么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开启的就会是一份快乐,至少也会是一份坦然。

记得儿子刚开始认识万物的时候,我问他眼睛是用来干什么的?他说眼睛是用来看的。我问他耳朵是用来干什么的?他告诉我是用来听的。后来我问他眉毛呢?他想也不想,冲着我笑眯眯地说:“是用来高兴的!”我诧异地问为什么呢?他一边把胖嘟嘟的小手比画着眉毛,一边说:“因为眉毛是弯弯的。”我突然觉得小孩似乎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禅悟天机的灵气与能力。我本想告诉他眉毛是用来表达情感,是用来喜怒哀乐的,但他的回答让我觉得更深刻,更符合生活的本意。在起起伏伏的红尘里,我们不要横眉冷对,更不必竖眉怒对,因为上天赐予我们的眉毛,本身是带着笑意的,它是弯弯的。

人的一辈子,按一百岁来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只有三万六千五百天,按八十岁来算,又少了七千三百天,按七十岁来算,只有两万五千多天了,再算算已去的日子,其实并不是一个漫长的岁月。倘若能以开盲盒的心态去面对未来,我想我们就会多一份快乐的期待。不管这份期待里生活给予我们怎样的谜底,我们都会从盲盒的快乐里修炼到宠辱不惊,心平气和,还有那份“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从容气度。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