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喜 年

作者: 王丕立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2-01-12 10:24

王丕立

走在上班的路上,街道两旁居民小区防盗网内已见到盛大的年货阵容,这让我动容。一串串、一杆杆、一片片……冒着油光,溢着年味,我不由得驻足观望。在浓烈的腊味熏香中,我心中久违的对“年”的热望一下又被唤醒了,有种无言的快乐在心头荡漾开来。

单位同事见我“喜年”,都感到不可思议。他们认为,现在过年的味道越来越寡淡,没有了儿时对年的渴望和期盼。原因是现在物资丰饶,人们平日里的生活就跟往昔过年一样,所以大伙根本不觉得过年与平时有何不同。我却不以为然,毕竟儿时盼年,不仅源于物质的诱惑,更有精神层面的期待。

记得以往的许多年里,每逢过年,父母就像两位技艺高超的魔术师施法,总能赋予这个节日特别的“魔力”。他们郑重其事地完成一个又一个仪式:腊月二十三除尘,腊月二十四祭灶神,腊月二十五打粑粑,腊月二十六磨豆腐,腊月二十七清阳秽,腊月二十八洗邋遢,腊月二十九洗年货,三十的晚上接受“佛法老爷爷”送来的礼物,初一早上大家一起放“开门炮”……每一个环节,都让我们满怀着激情,感受着生活中的神圣与快乐,跟着父母一起做起来。大家都是那么认真、投入、有滋有味,觉得“年”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节日。

如今,父母在前面引路的日子早已远去,当家的已变成我们自己。各种原因让我们没再去坚持执行那些仪式,我开始一年更甚于一年地怀念起那些有年味的时光。有一年,姐姐听到我的叹息,说她也有同感,便决定开始学着父母的样子张罗过年,还给“年”注入新内容,比如完成家人们的心愿,一般是些小惊喜、小确幸,外加一些平日里难有闲暇完成的愿望。在姐姐的努力下,我确实将儿时扳着指头盼过年的激动心情重新找了回来。

去年,我们全家便聚在一块过了个年。大家纷纷说出自己长久以来期待重温的事宜与期盼进行的集体活动,然后按计划分头行动。别说,这样一规划,仪式感便出来了,一家人都开始翘首期盼那个可以共同行动的时刻到来。在那之前的满怀期盼的日子里,我们谈论着、准备着,也一起兴奋着,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到过年的时候,一大家人齐心协力去完成那一个个仪式与计划,真的重新找回了“年”的感觉,感觉家人间的关系都变得更亲密了。

今年,眼看着年又来了,街坊们的那些年货让我蠢蠢欲动,和家人商量又要准备今年过年要做的事情。我还将自家人的做法与同事们分享了,他们都觉得很有意思,说以往适逢假期都是在牌桌上度过,浑浑噩噩,不仅空虚还特别累,今年要不也试试看,希望也能找回一个自己憧憬中的“年”。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