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父亲的拐杖

作者: 苏兆会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2-06-17 11:24

□苏兆会

小时候,每每跟着父亲下地干活,我总会拉着他的手说:“爸,我就做您的拐杖吧,牵着您在前面带路。”

“好啊!”父亲一笑,攥住我的手,跟着我一起跑。结果呢?本来是想着我给他带路,却总是被他牵着手,在前面带着我跑,成了我的引路人。

我累得气喘吁吁,他却笑得前仰后合,逗我道:“不服输,再来呀!”

我蹲在地上一边喘着气,一边直摇头:“今天不敢了,服啦!”

父亲,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一如我的天,我的地,我心目中一轮耀眼的太阳。

那时的父亲,力大如牛,干起活来不要命。一把锄头,或是一把铁锨,每天总是拎在手中,不离左右,俨然他手中的一根拐杖,构筑出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烈日下,父亲在田野里挥汗如雨。枯燥的蝉声,使他在烈日下,显得更加憔悴。一把锄头,在他的手中挥动自如,摇曳成行。忙中田头小憩,父亲拿锄头做枕,支撑出一个惬意的平衡。饮上半瓶老酒,醉躺成一条蚯蚓,父亲也不会忘记,酣畅中与庄稼亲切地对语……脸上梦呓般的微笑,总是绽放出一种被汗水浸染过的质朴和温润,生动而美丽。

一声咳嗽,惊扰到小鸟前来捉虫的梦。阳光下的禾苗儿抖动着身子,生机盎然。于一种充盈的拔节生长中吐穗扬花,浸晕了父亲的眼,收拢了父亲的心。父亲便会翻身起来,支起锄头做拐杖,打一个哈欠,又开始了辛勤地耕作……

出差挖河,父亲高卷着裤腿,裸着个黝黑的上身,站在河底冰凉的水中,手执一把铁锨,一如挥舞着一面生动的旗帜。手起锨扬,泥土翻飞,于汗流浃背的身影里,播撒着生活的风调雨顺,打造着生活的五谷丰登。靠一把铁锨做拐杖,支撑出生活的舒适和幸福。

那一年的冬季,天气异常寒冷,父亲晚上给队里看地瓜窖,两腿因受寒,不慎患上了关节炎,走起路来疼痛难忍,终于躺在了床上。

那时的父亲很年轻,一脸的无奈,恼得他捶打着双腿直叹气。母亲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想扶着他走走路,倔强的父亲吼着不让扶。在他独自行走重重地摔倒了两次后,才不再吱声了。我们更多的时候,是看到母亲在一旁搀扶着父亲,不离不弃的身影:洗脸、吃饭、上厕所、下地做活……父亲有时莫名地发起火来,可能是嫌母亲搀扶得不好,母亲便总是望着他笑笑,父亲似乎感到不好意思,低头不再言语了。

生活的变故,让父亲开始感觉到每天的日子,再也离不开母亲的搀扶了。母亲,俨然成了他身边的一根拐杖,支撑着他生活中的全部,也支撑着他的精神和希望。

母亲开始到处跑着找医生,路途近的便搀扶着父亲步行去。远些的地方,便用地排车拉着父亲去。那时的医疗条件极差,针灸、拔罐都没有,至多就是吃些中草药、打些小针、用炒过的细沙土烘蒸……母亲记住了一位老中医说过的话:刚患上这种病,早治疗,能根除。母亲啥单方都用过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父亲的双腿关节痛症,最终竟痊愈了,真是个奇迹。

父亲笑着对母亲道:“真没想到,俺这双腿还能站起来,全是你这根拐杖的功劳呀!”

母亲打趣道:“俺这根拐杖不算啥,你才是家里最需要的拐杖啊!你要是倒下,站不起来了,还拿啥为家里遮风挡雨?”

母亲去世后,父亲的背脊,明显地变得弯曲了。生活中扶持着他一路走来的那根生命的拐杖,突然间倒下了,怎不令他伤心难过,耿耿于怀。那段日子里,他每天都是独坐在一个地方,面色忧郁,不说一句话。多少次,他一个人拄着爷爷留下的那根枣木拐杖,独自来到田间地头,泪眼婆娑,静静地朝着田野里张望。手中的拐杖,不停地在地上划拉着什么。

真情无言,大爱无声,父亲就是这样,把对母亲的一腔怀念,把对我们深沉的爱,总是永远地埋藏在心底,从不对我们说出来。

父亲老了,太需要我们的搀扶了。不仅仅有身体上的,更多的还有精神上的。

我不就是父亲的一根拐杖吗?少时,只知道用嘴说;现在,才懂得了用心去做。

我究竟做到了多少?

我这根拐杖,合格吗?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