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县  > 正文

巾帼团长周姜兰

作者: 卢秀梅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10-29 10:46

       卢秀梅

在鲁西南抗日历史上,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女中豪杰,她拥护共产党领导,为抗日毁家纾难,卖地买枪,加入八路军队伍。在与日、伪、顽的数次生死斗争中,几次命悬一线而又化险为夷。一则则的传奇故事,一曲曲的斗敌凯歌,在鲁西南广为流传。她就是冀鲁豫支队五大队二团团长周姜兰。

不惧匪害,组织自卫

周姜兰本姓段,1891年出生于曹县古营集段庄村一个较富裕的家庭。她性格倔强,欣赏花木兰、穆桂英等巾帼英雄人物,不循“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封建礼教。1918年自由恋爱与袁新庄周瑞廉结婚,父母与她断绝关系,自此改姓周。后来丈夫因病去世,独生女儿也已出嫁,周姜兰一人支撑一个有七十多亩耕地的家庭。

当时的农村很不安定,常有土匪抢劫、绑票。周姜兰这个小地主家庭的中年寡妇,不仅成了汉奸、土匪敲诈的对象,就在同族人的眼里也低人三分。个性要强的周姜兰,不愿忍受这种屈辱,产生了买枪抗匪护村的念头。

她先找本村一些有名望和比较正直的人商量。她的提议,大家都很赞成。于是她出钱买了七八支长枪,组织了一班青年人护村。在当时,一个庄上有几支步枪守夜,一般小股土匪就望而却步。这不仅保护了一村百姓的安全,也提升了周姜兰的个人威望,甚至邻村的人,每到晚上也到袁新庄来避难。

向往“八路”,买枪抗日

1938年11月,日军侵占曹县城后,到处烧杀淫掠,国民党地方官员如鸟兽四散,一些人当了汉奸,有的变兵为匪,同日本鬼子一样祸害百姓。

1939年3月,八路军冀鲁豫支队来到曹县西北开展抗日活动,建立根据地。周姜兰听说邻村的唐金轩、赵志严等到曹西北参加了八路军,就向他俩打听八路军的情况。

“听说西北来了八路军,专打鬼子,替老百姓办事。是真的吗?”

“是啊,曹西北的八路军是从山西开过来的,纪律可严了,从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唐金轩说。

赵志严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给她听,又讲了许多八路军的情况。周姜兰心里很高兴,连说:“八路军规矩好,有这样的队伍,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

不久,八路军到了曹县东南,打开了高辛庄,开仓放粮,救济穷苦百姓,还消灭了顽军李子仪一千多人的队伍。消息传到袁新庄,周姜兰听了很高兴,一心要到曹西北,看看八路军到底是什么样的队伍。周姜兰找到唐金轩、赵志严说:“你们能领我见见八路军吗?”唐金轩、赵志严很高兴地回答说:“可以,我们回去就请示首长。”

1939年麦收后的一天晚上,冀鲁豫支队五大队队长胡继成来到周姜兰家,亲切地说:“听说你想到曹西北去,首长们都很高兴,欢迎你明天去曹西北看看。”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叫她堂侄用独轮车推着上了路。到了八路军驻地后,五大队的首长们都到村头迎接。宋励华向她做了介绍:八路军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八路军来开辟抗日根据地,领导鲁西南人民抗日保家。现在国难当头,百姓遭殃,需要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联合起来打倒日本鬼子。欢迎你为抗日出力。首长们领她到练兵场,看了战士们的训练。她又到老百姓家里,看到八路军战士帮助群众打水、扫地、做农活,跟群众亲如一家人,一点也不扰害百姓,心里很高兴。她对宋励华说:“八路军不抢不拿,不祸害百姓,真是打日本的队伍,我回去卖地买枪,跟着咱们八路军打鬼子。”

周姜兰回到家后,一次就卖四十多亩地,买了三十多支枪,加上部队派人帮助,集合了百十名青壮年,拉起了一支抗日队伍。她带领这支队伍来到曹县西北。冀鲁豫支队司令员杨得志、政治部主任崔田民、中共鲁西南地委书记戴晓东亲自接见了周姜兰,对她毁家抗日作了很高评价。这支武装被编为冀鲁豫支队五大队第二团,周姜兰被委任为团长。周姜兰激动地说:“没想到我也能带兵打鬼子,一定跟着共产党抗日到底。”随后,她带领二团到家乡一带活动。

周姜兰回到曹县东北部古营集一带,发动群众,团结抗日,扩大武装。周姜兰首先想到要动员本村几个富裕户捐钱买枪。一天晚饭后,周姜兰首先来到了村东的苏子明家。苏家有七八十亩地,日军占领曹县后,苏子明带着小老婆到外地躲了起来,家里留着大婆子看家。

周姜兰喊开门后,不慌不忙地说:“苏大嫂子,我是来和你商量一件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苏家老婆子一听说请她帮忙:“周大妹子,帮什么忙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姜兰开门见山:“苏大嫂子,说起这些使枪弄刀的事,不是咱们女人干的,可是日本鬼子到处杀人放火,抢掠奸淫;还有汉奸、土匪,跟日本人一样祸害百姓,逼得咱们没法过,只得起来跟他们打。打仗得有枪,现在咱要有人出人,有钱出钱。只有打跑日本鬼子,咱们才有好日子过,想请你出钱买枪抗日。”

“周大妹子,打日本是个大好事,可当家的不在家,家里一点积蓄,当家的都带走了,我真没好法子啊。”苏家老婆子连忙说。

“这我也知道,家里积蓄不多了,只要你愿意,咱们可以卖地买枪,苏大哥回来,我对他说。”周姜兰进一步动员说。

苏家老婆子虽不太情愿,但也无话可说。她慢慢走到里间,拿出一张十亩的地契说:“周大妹子,当家的不在,我听你的。”一边说,一边把地契交给周姜兰。

周姜兰通过做本村和附近村庄一些富裕户的工作,动员他们出钱、出地、出粮,筹集了一批枪支和给养,壮大了抗战的声势。

沉着勇敢,虎口脱险

一天,周姜兰化装为农村老太太出门探亲的模样,请周玉芝推着小土车给五大队送枪。在曹县西北砖庙村附近,突然被国民党地方顽杂军截住。他们从周姜兰身上搜出了八路军符号和团长委任状,厉声质问:“谁是团长?”

“我是团长!”她慨然回答。她看敌人迟疑不肯轻信,她又连声说:“我是团长,我是团长!”敌兵看她是一个农村老太婆,咋能当团长?随即将周玉芝带走。周姜兰急中生智,急忙赶上几步,轻轻拉住敌兵衣服,从身上掏出五块银圆,在敌兵眼前一闪,塞进敌兵口袋。敌兵看到白花花的银圆,态度顿时缓和下来,慢慢地说:“误会,误会,不是外人!好,走吧!”周姜兰化险为夷,又踏上征途。

曹县古营集是日伪据点之一。周姜兰经常化装成群众来往古营集、袁新庄一带,开展地下工作,进行宣传活动,发动群众,反对投降,支持抗日,把军鞋、军袜、粮草、药品不断地送到五大队。从此,“周团长”的名声越来越大,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一天,驻曹县日军得到情报,说周姜兰回到了袁新庄。小队长松本带领日军一个小队和伪军一个中队向袁新庄扑来。当时二团的战士都随大部队执行任务去了,周姜兰只带一个警卫班,硬拼是不行的,她随即命令警卫班长:“你带领战士迅速出村,隐蔽迂回到敌人背后南边几个村庄。若中午后敌人不走,你们向袁新庄打一阵枪,随即向东转移,我们跟敌人打游击。我留在村子里,给村里人做个主心骨。”

中午时分,敌人进了村,没有受到任何阻击。松本命令鬼子、伪军把全村的老百姓集合在一块。一个戴着墨镜的翻译,气势汹汹地站在石磙上,粗声粗气地说:“你们村的周姜兰,是八路的女团长,回到袁新庄来了。周姜兰,快站出来。”群众中没有一人答应。

一个鬼子从人群中拉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你说,周姜兰在哪里?不说就打死你。”老大爷摇了摇头。鬼子接着又审问了几个群众,还是没有一个人回答。日伪军又把男女分开,站在两边,对妇女一个一个地进行搜查、辨认。一个妇女,从敌人的面前走过,轮到周姜兰了,群众都为她捏一把汗。只见她毫无惧色,泰然站在敌人面前。鬼子对着她扫脸一个耳光:“你是八路女团长。”

“不是,我是袁新庄的老百姓,不信,你问问村上的人。”“她不是周姜兰。”群众异口同声地说。松本望着这位小脚女人也不像团长。又指了指周姜兰问:“你说周姜兰在哪里?”

周姜兰不紧不慢地说:“周姜兰昨天晚上带着八路队伍来了,没有停就开走了,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

松本听了,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日伪军仍不死心,继续威胁群众。正在这时,去南边几个村庄的警卫班战士打起了枪,敌人怕被八路军包围,撤回了县城。

立场坚定,革命到底

日军投降前夕,盘踞在古营集、袁新庄一带的汉奸队长朱家选(周的外甥女婿),想引诱周姜兰背叛革命,多次传信,邀请她商谈。周姜兰毫不怯懦地和汉奸朱家选见面,当场揭穿了他的阴谋诡计。周姜兰警告朱家选说:“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水火不容,有你无我,有我无你。”在周姜兰义正词严的训斥下,朱家选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掏出手枪,企图当场将周姜兰打死,幸被外甥女和赵志乾拦住。周姜兰痛骂汉奸朱家选,一时传为佳话。

日军投降后,周姜兰离开了部队,她仍立场坚定,爱国爱党。周姜兰的女婿范杰亭(河南省鹿邑县人),原在国民党曹县法院任职,日军投降后,回鹿邑县参加顽杂部队,并将老婆周祥芝安插在保安团当队长。他俩一心反对周姜兰当八路军。1947年,女儿周祥芝利用亲情把她骗到鹿邑,软禁在家中不让出门。周姜兰察觉出女儿用心,她利用夜晚时间,向女儿讲说革命道理,劝女儿认清形势,跟她一起干革命。周姜兰看女儿顽固不化,设法摆脱她的监视,返回曹县。从此,她和自己的独生女儿毅然决裂。

新中国成立后,她历任曹县第一、二、三届人民代表会议常委会副主任,政协曹县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周姜兰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她虽然年老多病,但壮志犹坚,积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团结各界爱国人士,开展党的统战工作。她多次出席山东省政协会议,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接她到家中做客,畅谈当年鲁西南抗日的动人情景。1969年10月7日,周姜兰因病去世,享年78岁。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