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成武县  > 正文

公益救援路上, 他正在穿越生命中的暴风雪

作者: 胡云华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2-04-15 10:42

blob.png
病床上的周长义
blob.png
组织队友们演练水上搜救技能
blob.png
4月12日,公益队伍为其捐款并与家属合影
blob.png
曾经,为了救火他带病爬上屋顶

□记者 胡云华

在成武县,许多人对一向热心公益救援的周长义并不陌生。寻人、助邻里、抗洪涝、抢救伤员、安全宣传……许多给人带去希望的时刻,都有周长义忙碌、奉献大爱的身影。

但是,从2018年至今,病痛就一直折磨着这个不肯放弃公益救援的义士,就像在晴空下他独自生活在连绵的阴雨季,却总想着给别人撑起一把伞。

从最初的“决定放弃治疗”,到为了陪伴家人和继续帮助更多的人而愿意接受治疗,这一路,他走得异常艰辛。

被困病房,仍渴望奔赴救援现场奉献大爱

窗外,春意盎然,躺在病床上的周长义却在沉默、焦虑中饱受煎熬。

朋友圈里,有的队友再次穿上防护服,去帮助学校、社区防疫;有的队友连夜赶赴道路救援现场;有的队友线上线下不断寻找着走失的老人和孩子;有的队友张罗着为疫情封控区捐助物资……

如果没有这场愈演愈烈的病痛,他一定还与队友战斗在一起。可是,透明的输液管、滴滴作响的仪器、以白色为主基调的病房、不时袭来的疼痛,让周长义这一年的春天变得晦暗、漫长。

往日停不下来的电话铃声,逐渐不再频繁响起。他盯着病房冰冷的白色屋顶,觉得自己被困住了,困在了这张狭窄的白色病床上。

一切都冷冷清清,比不上他们救援队的队服颜色,那样鲜亮、有活力。

在手机上看到上海市封控区的居民买不到菜,他突然想到自家地里的6000棵白菜,突然觉得心头的血热了一些。“捐出去!”他想着,就开始咨询捐助渠道。

可是,咨询了一圈儿,他还是没能找到捐助渠道。周长义不知道,是不是大家见他卧病在床、不肯再让他捐赠,只觉得自己有点儿没用、连菜都捐不出去了。着急,懊恼,让他对自己的“病人”身份更加无奈。

“如果病没这么严重,我还是想带队去一线参加疫情防控、消杀作业,哪怕能到现场,心里也感到欣慰。可现在不行了,我又来济南继续治疗了。”说起现在的处境,周长义忍不住哽咽。

他总是记得,自己也曾像队友们一样自由地站在天地间,从浑浊的洪水里淌过,背着陌生又年迈的老人、哭泣又无助的孩子走向岸边。

参与救援300余次,带病战斗从不懈怠

2020年7月20日23时,成武闪电救援队派出了一辆皮卡、一辆越野车和8名救援队员赶赴被洪涝席卷的安徽。经过10个小时的奔波,该救援队抵达固镇镇,5分钟内就完成了与当地人员的对接工作。

周长义记得,两艘冲锋舟各配备了3名队员和一名当地向导。由于受灾处二楼窗台需要破窗,他们带了斧子、扳钳等工具。救人时,优先救助老弱病残,再运送体力正常的成年人。周长义先帮居民破窗,接应其从防盗窗爬出再跳进冲锋舟。小孩子则被绳子绑着垂吊下来,下降到舟舱内。周长义记得,或许因为很少见到此类自然灾害的场面,那些面露恐惧的孩子大多很沉默。有的孩子不愿离开学校,他们就先运送去一些食物,等沟通过后再救援。

与其他救援队一样,直到当天下午14时许,周长义与队友才抽出时间,蹲在泥泞的路旁,往嘴里塞了几口盒饭。

就在这时,家乡菏泽发出大规模降雨预警。2020年7月22日上午8时许,在将受灾群众运送、转移到后方安置点后,该救援队驱车返回菏泽。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途经淮南市凤台县境内时,他们遇到了当地巡视灾情的公安干警。

发现他们是专业救援队后,巡视组截停了车辆,希望他们帮助处理凤台县的突发状况,并立即由该县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带他们赶往现场。

原来,在泄洪区的6万亩农田中,原本有6艘挖沙船在紧急作业,但由于风浪太大,挖沙船失踪,船上多名人员失联。周长义所在的成武闪电救援队和当地的蓝天救援队配合,打捞搜寻约两个小时,仍然无果。最终各方决定,请求海事等部门派出潜水员搜索。12时许,周长义和其他队员重新踏上返菏路程,准备应对大规模急速降雨有可能对家乡菏泽带来的负面影响。

2021年,河南特大洪水牵动人心,周长义和队友迅速前往郑州、新乡,与当地武警官兵一起奋战5天4夜,圆满完成当地应急部门下达的救援任务。

很难想象,那时的周长义已经被诊断出身患癌症。

早在2018年元宵节,就在街巷里洋溢着喜庆气氛的时候,刚完成交通疏导的周长义突觉头晕眼花,然后晕倒在地。经诊断,医生说他得了鼻部淋巴瘤,恶性的。周长义记得,当时自己心里一片茫然。他独自坐在医院冰凉的长椅上,决定放弃治疗。

“当时觉得,得了这种病,算了。”周长义说。

家人当然不同意!他们想尽办法劝他“不要放弃”,并开始联系医院咨询治疗方案。做化疗时,周长义不愿让家人陪护,在病床上,他仍然通过手机维护、调度着救援队的工作。

由于救援队是公益团体,没有稳定的资金来源,周长义除了用家中的积蓄买药、治疗,还会从仅有的医药费里抽出一些用于救援队的日常训练。

至亲之人了解周长义,即便他刚出院就继续投入救援队的活动,他们也给予支持。但家人很少在周长义面前倾诉担忧,只“敢”在他出发前说“要注意安全”。带着这份理解和陪伴,周长义继续奔波在公益救援一线。

在家乡,只要队里收到救援求助,周长义和队友都尽力赶去支援,就像帮助街坊四邻一样热情。寻人、道路救援、助力中高考、捐助困难儿童、各类安全宣传……从2017年加入成武闪电救援队,周长义已经参与公益救援300余次。

病情加重,多个公益队伍伸出援手,数十万治疗费用仍在筹集中

2021年的一天,从郑州参加救援回来后,周长义发现下体有肿胀感,却并未在意,继续忙于田间劳作和他热衷的公益救援。一直拖到今年,他才经过一系列检查确诊为肺结节、睾丸肿瘤、甲状腺结节、(鼻腔)NK/T-细胞淋巴瘤(放化疗后)……

但是,几年下来,高昂的治疗费逐渐掏空了周长义的积蓄。今年,他只能向亲戚朋友借钱做了一次手术。此后,便再也无力支撑。

平日一起参与救援的队友们得知消息,紧急发起募捐;像往日在灾区并肩作战时一样,更多救援队向他伸出援手。菏泽市闪电志愿救援中心队长李合明说:“长义遇到困难后,也没主动联系我。在朋友圈看到他在网络上筹款,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这都是咱老公益人了。我先自己在网上捐了点,又号召队友们捐助,本着自愿的原则,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困难。但大家还是积极参与了捐助,希望他能走出现在的困境。”

4月12日,菏泽市闪电志愿救援中心、成武县志愿者协会、成武雷锋志愿者协会、成武县闪电应急救援协会、成武县老兵志愿者协会一起把捐款送到了周长义的病床前,希望他能感受到大家对他的祝福和心意。网络筹款渠道里,更多知道周长义故事的陌生人也纷纷鼓励他,并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10元、50元、100元……这些小小的善意如水滴般汇聚,希望变成一片汪洋,给这位曾向社会多次贡献爱心的义士更多康复的希望。

数十万的医疗费用,一个人、一个团体甚至一个企业的捐助或许有限,但是,如果能汇聚一座城市的善意呢?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这场萦绕在周长义生命中的暴风雪,或许最终只能由他独自穿越。但前方的路上,是否能有更多人、更多爱心企业,为他雪中送炭,或者披上一件蓑衣?我们期待着,也相信着。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