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游敦煌莫高窟

作者: 魏建国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0-10-13 09:29

魏建国

我一直都向往敦煌莫高窟,向往它的传奇和故事,向往它的美丽和神秘。

史书记载,公元366年,一个叫乐尊的和尚取经路过敦煌莫高窟,时值傍晚,云游四方的他想找个地方安歇。当他不经意昂头仰望三危山时,看到峰顶金光灿烂,像有千佛显灵。激动万分的他手持锡杖,向金光虔诚一拜,并决定在此筑窟造像。于是,在山边找了一个小窟,钻进去,盘坐念经,越来越多的人,上至帝王,下至平民,都将自己的信仰筑成一个个洞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形成了现在名副其实的佛教圣地。

进入莫高窟的大门后,就能看到一座非常有代表性的木塔,名叫“九层楼”,它的高度也真有九层楼那么高,只见它巍峨高大,飞檐斗拱,展翅欲飞。

现在,我站在它面前,看着依山而筑、蜿蜒十几里的莫高窟。在导游的带领下,随着旅游的人群跨过洞窟的门槛,只见光线暗淡的洞窟中,不论是墙壁还是龛顶,甚至地面上,到处都绘有婀娜多姿的飞天、姿态各异的佛像。几乎每个洞窟都有释迦牟尼及其大弟子的塑像,表情泰然自若,栩栩如生。

据说,敦煌莫高窟区域内有洞窟700多座,为什么古人要建筑如此众多的洞窟,而里面的内容又千篇一律呢?

仅仅是因为乐尊和尚所见的“佛光普照”吗?

不是的。我想那只是一个开始。古时的人们为了平安幸福,在精神上需要有所寄托,于是,宗教应运而生。人们把所有的愿望都寄托于佛祖,为表达自己的虔诚,在这里凿筑一个个洞窟,拓宽自己的信仰道路。这也许就是精神的皈依吧。

走出又走进一个个洞窟,我的大脑渐趋恍惚。光影、色彩间的匆匆变幻,似乎将我带入一个又一个时空。之前所见的是青褐浑厚的色泽和豪放粗犷的笔触,此时忽转变为精细流畅的工笔,瑰丽的色彩,妖娆的造型,仿佛壁画上的人物、鸟兽、繁花一下子被注入了鲜活生命似的,所有的雕塑都像是有了脉搏和呼吸。我屏住呼吸,无法想象当年那么多的能工巧匠在如此荒凉干涸的地方,经年累月地雕刻、上色、绘画,忘我地描摹心中的佛祖和人间幻景的情景,我也无法感知曾经在这里长久驻扎甚至终老的能工巧匠的艰辛、寂寞与虔诚。

我仿佛看到了古代能工巧匠有时顶着炎炎烈日,有时冒着鹅毛大雪,站在木梯上,听到了他们敲击石壁发出的“铛铛”的声音。这座艺术宝库凝聚着多少人的汗水啊。每一窟里,除了巧夺天工的佛像,还有惟妙惟肖的壁画,都是古代劳动人民一笔一笔勾勒出来的,古时候没有灯,工匠们只能靠白天日照的一点时间,去勾画这些佛像,一幅壁画可能就要花上几年的时间。

恍惚中又回到现实,我不知不觉走入第148窟。正对窟门,便是佛祖释迦牟尼的涅像:侧身躺卧佛坛之上,两肩舒张,双足合拢,左手很自然地搭在身上,右手则垫在头部之下,表情自然,面含笑意,双眼微张,泰然自若。传说佛祖在向百千弟子讲经说法时,打坐的身体忽然如所描绘的样子躺下。弟子们十分惊慌,叫师父也不应,结果众多弟子失声痛哭,只有几个年长的弟子面目安详,喜悦地为佛祖恭贺:佛祖涅,代表着他将与天地融为一体,与日月同辉。

我恋恋不舍地走出了莫高窟,同时对我国古代劳动人民产生了敬畏之情,莫高窟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我国历史长河中不朽的篇章。

莫高窟的历史和文化内涵太深,底蕴太厚重,只有虔诚的心灵,仔细体察的眼睛和穿梭历史时空的思索,才能无愧于这片佛教圣地。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