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素锦流年

作者: 霍艳丽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0-11-13 10:46

霍艳丽

童年的故事,那么欢快那么明亮,没有一点儿忧伤。记忆就像那天上的月亮,常常是一爬上来,就勾起了过往。

记得小时候常住在外婆家,那是一个被荷塘围绕的美丽小村庄。

这个美丽的小村庄坐落于鲁西南边缘大平原上,西边靠近祖国的母亲河——黄河。村落不大,房屋简旧古朴,错落有致。两条街道东西走向,家家门前种着各种树木花草。村子四面环水,河水清澈,种着藕荷,养着草鱼,常有成群的鸭子在荷塘里游戏、捉鱼,岸边有古老的百年垂杨柳。这里的民风淳朴,农人勤劳简朴。

每年暑假,我都会来到外婆家里,住上很长的一段日子。与村里年龄差不多大的几个小伙伴儿,成天在村头的洋槐树底下嬉戏,街边玩闹,在每一条巷子里疯跑,追逐。白天采莲子,晚上坐在荷塘月色下看星星。一群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唱着美丽轻快的童谣。那荷塘围绕的村庄,那土墙篱笆,那青砖黛瓦,花边的屋檐,长长的街,窄窄的巷子,都是那么的美丽。那树下斑驳疏离的影子是那么美,采下来的荷花、荷叶是那么的美,天上皎洁的月亮、满天的星星渐微渐隐,都是那么美。只是那时的我们年少无知,总是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哪朵花儿漂亮什么叶子好看,哪有什么美的概念,不懂欣赏美。后来,再回首那段美丽的童年,丰盈了记忆的美感。

时光流缓,锦瑟年华。日子一天天在快乐中过去,那群七八岁的小女孩子,长成了十二三岁的少女。依然喜欢在一起玩耍,一起聊着自己的心事。那是一个夏天里特别美好的日子,清风徐徐,说说笑笑的我们,坐在街边的树下乘凉。偶然间一抬头,一位仙女般的女子,挎着一只篮子,从身边轻轻地走过。淡青色的棉布长裙,裙裾随风飘飞,米白色的短袖衫,两条黑油油的长辫子垂在胸前,面若桃花,长长的睫毛下,闪动着一双黑而明亮的眼睛。“老师!”“老师,你下地呀?”同伴小霞、小芳都笑着跟她打着招呼。“嗯,到地里摘点菜。你们几个乘凉呢?”仙女般的女子声音柔婉地回着话,轻飘飘地走去了。她的身影很美,步态轻盈,身姿温婉,笑靥如花,清新得不染一丝纤尘。我呆呆地看着她走得很远了,才回过神儿来,好奇地问小霞:“这个好看的大姐姐是谁呀?她是你们的老师?”“她是小学代课老师,以前教过我们啊!”同伴说话的语气有些洋洋得意,一脸的喜欢、崇拜的神情。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成年女子的自然美,纯朴,素净。她让我稚嫩的内心世界里,对于美,有了认识,有了向往与希冀。

日月交辉,慢慢年长。在后来的人生中,漂泊无定的谋生岁月中,到过繁华的城,看到过许多地方的景,走过许多地方的桥,触摸过许许多多的树,都不及我梦里,外婆的小村庄景色美丽。亦见过形形色色的女子,始终都不及我心里的女子美丽。她陪着度过了懵懂的青春年少,她是我心心念念想要成为的美人。她使我走向美,审视美,并追寻美。

多年之后,再到外婆家探亲,就没再见过我心中那最美的女子。经向外婆打听得知,她出嫁了,育有子女,后来生了病,三十来岁,人就去了。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为之一震,着实的心痛。她宛若秋天的芦苇花,那么美好,素淡而纯净。可惜只是短暂的一季花开,随风摇曳,最后随风远逝了。

前年,政府给全村新建了居民楼,带绿化的小区,村民欣喜搬迁。而今,那美丽的小村庄,早已夷为平地,开挖了。从此,美丽的村庄,美丽的女子,于现实生活中消失了,都成了我梦里一道最美的风景。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