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父亲“蒜”错了的配方

作者: 李秀芹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1-01-19 10:00

        □ 李秀芹

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一年腊八节,父亲回家,神秘兮兮地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里面包着一瓣蒜,父亲说,这是糖醋腌蒜,好吃得很,一点儿也不辣。说完,父亲用刀把那一瓣蒜切成了八片儿,蒜中间一片大的送祖母吃,母亲和家里六个孩子每人分了一小片。

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糖醋腌蒜,开始以为和普通蒜没啥不同,小口咬一丁点儿,舌尖一碰到立刻欢乐起来,酸酸甜甜脆脆爽爽,最后连手指头上的余香也不放过,忍不住放嘴里“砸吧”几下。

母亲问父亲,哪里得来的这瓣蒜,父亲说,是同事从家里带来的,办公室每位同事分了两瓣儿,他吃了一瓣儿,剩下一瓣儿悄悄包起来,带回家让家人尝尝。

一片糖醋腌蒜,勾起了馋虫儿,家里孩子一个个吸吮着手指头,望着父亲,希望再给“变”出一瓣来。母亲让父亲去问同事糖醋腌蒜的配方,父亲说,不用问,听字面意思就知道,用糖醋腌制就行。

那天,母亲本来要腌腊八蒜,便照着父亲的方子,将蒜瓣放瓶子里,加些醋和少许糖精,密封起来放置阴凉处。父亲胸有成竹地说,等着吧,等到了春节,糖醋腌蒜就大功告成了,到时一人分几瓣儿吃。

我从那天便有了盼头,一天不知道去看几次腌制腊八蒜的瓶子,就这样一天天盼,一天天数,盼着蒜瓣儿开始变绿,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到了春节,刚穿上衣服,我便跑去把一瓶腊八蒜抱出来,迫不及待地打开盖子,一股儿醋蒜味儿扑面而来,父亲给我们每人夹了一瓣儿,我咬了一口,味道不对呀,没有腊八节那天吃的糖醋腌蒜好吃。

父亲笑着说,一个味儿呀,没有什么不同。就是颜色不一样,估计我们腌制的时间不够。

我虽然有些失望,但毕竟我们腌制的蒜也酸酸甜甜,而且过年有饺子吃,有新衣服穿,糖醋腌蒜略有“失色”也影响不了过年喜庆的主旋律。

后来,生活条件好转,我寻来了做糖醋腌蒜的“真”方,才知道父亲当年那个方子纯属山寨版的。糖醋腌蒜需要用鲜蒜头,将鲜蒜头放清水里泡一周,然后捞出沥干水分,加盐腌制一日,再将醋和红糖(也可加入些许酱油)熬煮放凉后倒入蒜中,腌制一月即可食用。

腌制好了,送父亲一罐让他尝尝,父亲说,这是他第一次吃到糖醋腌蒜,是下酒的好菜。

父亲记性真差,那年同事送他两瓣糖醋腌蒜,他不是自己独吃了一瓣儿吗?父亲这才说了实话,当年同事是送了他两瓣儿,他没舍得吃,想包起来回家让我们尝尝,到厂门口看到看大门的老梁了,老梁是个孤寡老人,没妻没子,怪可怜的,父亲便送了他一瓣儿。

至于糖醋腌蒜的味道嘛,父亲全是听同事说的。当年那个方子,也是父亲编的,那个年代红糖是稀罕物,只好用糖精替代,哄我们高兴一个腊月。

每年,鲜蒜上市时我便买一兜回来做糖醋腌蒜,能从夏天吃到第二年鲜蒜收获时节,有时腌制多了,存放好几年也坏不了。物质丰富的岁月,对很多食物都少了期盼。这些年,每年腊八我也腌制一瓶腊八蒜,还按父亲的方子,不过将糖精改为冰糖,留着春节蘸饺子吃,旧时过节的仪式感提醒我们莫忘旧事故人,时光深处的岁月,虽然物质匮乏,却有人情,有味道,有对生活浓浓的期盼。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