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话过年

作者: 赵金厚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1-01-19 10:00

       □ 赵金厚

进入腊月,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我仿佛闻到了饺子的喷香味道,听到了爆竹的噼啪声响,触摸到了岁月辞旧迎新的强劲律动。年,维系着中国人的美好希冀,凝聚着亲人团圆的甜蜜美满,散发着东方文化的祥瑞气息。

相比眼下,我更留恋儿时过年的美好。四十年前的光景,城乡一片贫瘠。小学还未毕业的我身着粗布棉衣棉裤,徜徉于年集的人山人海,听鞭炮噼哩啪啦得响彻云霄,欣赏私塾先生书写春联的规范潇洒,品味冰糖葫芦的爽脆甘甜。年在我心里流淌着春的美妙旋律,闪烁着诗的梦想色彩。

我捧着鲜艳的红奖状高兴得像一头小鹿快步跑回家,爷爷、爸爸、妈妈脸上乐开了花。爷爷捋着雪白胡子庄重地说:“我孙子真有出息,大年三十爷爷给你五块压岁钱作为犒劳。”爸爸则许诺我写信给唐山当兵的远房小叔,邮一顶威风的军帽作为奖励。

过年了,屋里屋外要焕然一新,生活才能有进步,有盼头。我帮着爸爸清扫堂屋,一根竹竿的上头绑上一把扫帚,房顶上的灰尘、蜘蛛网等被驱除干净,我又把东西擦拭一遍,把它们摆放得整洁有序。尽管是土坯房,但一家人乐哉悠哉。夜幕降临,那盏煤油灯因套上了灯罩,把室内映照得蓬荜生辉。

进了腊月二十,年味愈来愈浓。当祭灶仪式完毕后,妈妈就开始准备过年的饭食了。蒸白馍、摊年糕、蒸花糕、包菜馍馍,家家户户都准备七八锅饭食,从大年初一直吃到正月十五,年才算真正意义上地过完。

到了腊月廿七八,家家都会油炸丸子、炸豆腐块、酥藕片。我和弟弟去河里砸开冰窟窿,捞上一斤多草鱼板,回家让母亲刮了鳞开膛,捏去苦胆,粘一层薄薄面糊,放在油锅炸,那种香味直钻鼻孔,让人垂涎欲滴。没有钱买猪肉、羊肉,我们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喝口老白干,嚼一嚼炸鱼,感觉这年过得特别有滋味。

除夕这天,本门近支的同家族人,剪了黄纸,叠了元宝,按照辈分长幼去祭拜先祖。磕头行礼之后,大家围在一起,畅叙亲情。有的虽然出了五服,但仍然跟亲兄弟一样,谁有困难需要帮助,大家都给想办法出主意,捐钱捐物,彰显亲情骨肉之珍贵。

除夕夜,那时还未开播春节联欢晚会,我们只能通过收音机了解外界的信息。由于穷,我们吃不起羊肉馅的饺子,就连饺子皮也不能保证全是白面做的,不够的只能掺和高粱和黑豆面。

当半夜里被爆竹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索性穿衣下床,蜡烛、油灯一齐点亮,光明驱散了冬之严寒,心里被年的晨曦照亮。灶台边,柴火在灶口欢快地跳跃,锅里饺子上下翻滚。饺子熟了,盛到碗里,母亲不许我们先吃,她用筷子夹了一个,口中念念有词:敬天敬地,保佑五谷丰登。然后,我们兄弟跟爷爷、爸爸、妈妈磕头拜年。我们把盛好的饺子端到堂屋八仙桌上,爷爷坐上首,爸妈分别坐在中间。我们兄弟坐在下边,当爷爷发了号令后,我们才拿起竹叉子叉饺子吃。

吃完年夜饭,稍坐片刻,就听到街上热闹异常,欢声笑语荡漾在大街小巷。人们穿着新衣服兴高采烈地走到街上,小辈的碰到老辈的,就跪到面前磕头,老人马上扶起后生,互相道贺,致以新年的祝福。

自驹过隙,素月流空。

四十年沧桑巨变,我们的祖国已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强国的征程。人们每天都能品尝到四菜一汤,饺子在冰箱里拿出来一热,天天都能品尝年的味道。所以,现在的年味变淡了,一些传统的过年习俗被岁月湮没。

春节是中华民族传统的节日,回归春节文化是华夏儿女的心声。春节是民族的根,春节是老百姓的魂,在这里亲情得到慰藉,梦想开始起航。

倚着春节的阑干眺望未来,春夏秋冬,风霜雨雪,都会给你动力,看见了吗?远方的一抹新绿孕育着希望,那是春节为你谱写的最美诗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请本版图片作者与编辑联系,以便奉寄稿酬。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