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腊八节

作者: 李 敏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01-22 09:55

     李 敏

时光荏苒,不经意间又一个腊八节到了。在菏泽工作的我也格外想念起自己的家乡来。

“腊八节”是进入腊月以来春节前的第一个节日。紧接着过年的气氛就越来越浓了。那些远在他乡打拼的游子心底深处的思乡之情像清泉似的往上喷涌,格外思念起自己的家乡来,对他们来说腊八节也许就是一个提示,忘不了村头父母期盼的目光,那眼角泛起的泪花……

在我老家陕南有“过了腊八就是年”的说法。腊八一过,日子就像集结号一样,把人们的注意力都向年这边拉拢了过来,新年的序幕徐徐拉开——东家杀猪、西家宰羊,家家户户都忙忙乎乎,在这一刻好像更加珍惜光阴,让人顿生出许许多多的人生感悟来。

我出生于陕南西乡县农村,老家位于县城西南30公里方向,那里四面环山,眼前的山峰使出浑身解数竭力把身后的群山尽可能地再向后排斥,使得中间的这个平坝子更大一些。在这个圆环形的坝子里世代居住着四个自然村20000余人口。一条当地人都非常熟悉的牧马河自东向西贯穿村庄昼夜不息地奔向远方。

这个坝子就是人间天堂。人们依山而居,泥巴墙,瓦屋房,村民淳朴又善良。鸡鸣犬吠,牛羊悠闲山坡上。田间小路阡陌交通,水源充沛,麦苗绿油油,风过菜花黄。

我的家就在牧马河北面的半山坡上,门前房后有斑竹林和许许多多的灌木,有的叫不出名字,不过门前的一些果树倒是了如指掌:梨树、樱桃树、李树、桃树、核桃树……它们环绕着静如祖母的瓦屋房——这就是我的家。一年一年的腊八节就从这里绵延到遥远的地方,煮腊八粥是腊八节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煮腊八粥离不开猪肉,所以腊月初八以前必须要把年猪宰杀了。一进腊月,各家各户都开始杀猪,于是,在这个“人间天堂”里,袅袅炊烟伴随着年猪歇斯底里的哀叫声,让这个村庄灵动起来。

每到腊月初八这一天,母亲总是早早地就起了床,开始给我们做腊八粥,腊八粥的做法是根据当地习俗做出来的。母亲提前计划好腊八粥要分给哪些亲戚,哪些邻居,要煮多少。因为我们老家有腊八粥送亲友的习俗。先泡好黄豆、绿豆、红豆和大米、小米、江米、黑米,胡萝卜、白萝卜、红薯、白菜再切上猪肉、猪大肠、小肠、猪心等20余种食材。母亲总是守候在灶台,煮这一大锅腊八粥要有一定的耐心。等锅烧开后,小火慢煮,还要不断地搅动,以免糊锅。刚出锅的腊八粥有一种特别的香味,汤汁紧紧地裹着米粒和胡萝卜,透亮透亮的,牢牢地吸引着大人孩子的味蕾。我们姊妹几个一直围着锅台,眼巴巴地瞅着母亲把香喷喷的腊八粥盛到大小不一的盆子里,我们几个飞快地去拿碗筷,母亲笑呵呵地说:“孩子们,还不能吃呢”,我们疑惑地望着母亲。这时候只见父亲从堂屋里搬出饭桌放到早已打扫干净的院坝里,母亲端出一盆腊八粥向着天地念念有词。父亲学着母亲的样子双手合十,口中同样默默祈祷。长大后才知道他们是在祭祀天地、祖先、神灵,感恩这一年来的恩泽庇佑,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祭祀完毕,母亲让我们排成队跟在她身后,父亲拿出一把砍柴刀,母亲端着那盆腊八粥,手拿一把勺子。父亲领着这支队伍,从房屋的东边开始,在樱桃、李子、橘树身上轻轻地斜划一刀,母亲随着在那个刀口处塞满腊八粥,然后念一句“砍一刀结一万,年年喂你腊八饭”,我们姊妹六个也跟着母亲高高兴兴、整整齐齐地念叨起来。父母的意愿是只要给这些果树“喂”上腊八粥,来年就会结出更多的丰收果实。

等这些仪式完成了,亲戚和邻居相继来到院坝里,母亲急忙给大家端出早已准备好的腊八粥,亲戚邻居客客气气地道谢离去。母亲和大家一样脸笑得像一朵花,温馨的场面至今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们一家人终于安安心心地吃了一顿可口的腊八粥,过了一个愉快的腊八节。

2017年,老家响应国家异地搬迁政策,在县城安置了新居,居住条件得到很大改善。我们这些儿女因为家庭、事业、子女等原因都离开了家,离父母越来越远。每到腊八节这一天,母亲依然煮着腊八粥,只是门前早已没有了果树……腊八这一天我们谁也没有忘记给父母打电话,只是母亲父亲早已白了头发,腰身佝偻,说话的声音低沉哽咽。电话这头的儿女们眼里泛起泪花,说着:“爸、妈,过完腊八我就回家。”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