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记忆年味

作者: 张家敏 来源: 发表时间: 2021-02-23 14:50


 张家敏

我的家乡是鲁西南一个偏僻的小村,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算得上穷乡僻壤。中央电视台《美食中国》栏目说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在传统美食方面也只有西瓜酱豆,聊胜于无罢了!那时老百姓能吃饱饭便是幸福、满足。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这里没有美食!因此,在过年这个似乎必谈美食的节日里,我也不能说美食!但年味依然是我最怀念、牵挂、期待的味道!

杀年猪

小时候,老家的农民家家养猪,猪是老百姓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大多数人家在年关前便把辛苦一年养下的猪卖给公社收购站,换个整钱。少数几家有大事的,比如娶媳妇,便会自家杀,为的是猪下货能出几道菜……

看杀猪是那时节孩子们最快乐的事,跑前跑后,乐此不疲!最高级的是得到猪尿泡,大人早就预备好了几粒豆子,含在嘴里,用力吹到猪尿泡里,快速扎好,系在细棍上,孩子们会玩上十几天……其次是得到几个猪蹄甲,里面放上点捡的猪油,晚上点亮,也能玩上一阵子……

杀猪是技术活,也是苦累活,一天下来满身血污!村里就那么几个能人会,每年年关他们便忙起来!不过多是义务干,至多给包烟,晚上到主人家吃顿便饭。那时人们日子虽苦, 人情味却浓得很,相互帮助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会想到工钱?

写春联

父亲读过几年书,在村里算是有学问的人,年关将近,他便忙活起来,写春联,修家谱,修牌位……一直要忙到年三十中午,家家都开始放鞭炮了,父亲还在写……母亲这时常常有点埋怨,大约人们认为年三十的中饭吃早点好,否则母亲是不会说什么的,因为我们村人多,从腊月十几便开始写,写到三十,少说也得十几天,平时我从未见母亲抱怨过……家务活她从不攀父亲!

父亲能写春联,我也很骄傲,觉得那是很有面子的事。当然也都是义务干,笔墨还得自费!但收获的是真实而恭敬的微笑。今天,各式各样印刷精美的春联任你挑选,但我总有一点失落的感觉,也许是对父亲的怀念……只可惜,我的毛笔字远不如父亲,有点汗颜!

看春晚

说来你也许不信,1986年我们村还没用上电,农民仍然用煤油灯照明。年三十晚上,几个小伙伴喊我去邻村古屯看电视,我说大年三十去别人家不好吧?他们都说,你在外面读书不知道情况,我们经常去,人家热情得很!我便跟他们去了。果然不假,有电视的人家大门都敞着,院子里亮着灯,电视就放在堂屋正中八仙桌上,堂屋门也敞着。我们这里年关时,天气还十分冷,但是主人不关门,他大约怕来看电视的不好意思进!你去了,主人冲你点头笑 一下。口渴了,还可以向主人要点水……那一夜,我们熬到十二点,主人没有半点厌烦的样子!

回去的时候,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放新年的鞭炮了。那是我第一次看春节联欢晚会,大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此后年年看春晚!今天,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五十寸的彩电,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谁会认为是享受?跟孩子们说当年的情况,谁信呀?今天,咱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红火,美好的中国梦必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将到来!

国家富强,人民才会更幸福,幸福的时候听一点当年的故事,你也许更爱国!不是吗?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