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相逢会再相逢

作者: 丁 昕 来源: 发表时间: 2021-09-14 09:27

        □ 丁 昕

“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哪一个归期不是缀满了沉甸甸的守望后才如约而至?哪一次拎起行囊不是感慨万千?踏上归途的列车,车窗外碎了一地的阳光或是滂沱大雨都展露出了同样的美好。车轮辗压过铁轨的铿锵,演绎出这世上最欢快的奏鸣,跃动着每一个回家的孩子的思绪。那些拥挤在空气中、伴着点点酸涩的思念仿佛伤愈时新生出的肉芽,带着昔日的痛楚和新生的朝气,长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痒痒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的急切。

没有说服自己不急切的理由,独在异乡,每个聒碎了乡心而不能成梦的夜似乎都有噬人心智的蚁从四面八方缓缓爬来,一点一点啃噬掉在人前好不容易筑起的那道坚强的堤,任思念如洪水一般汹涌来袭。“想得家中深夜坐,还应说着远行人。”不知在挂念中逐渐老去的父母鬓间又添了几缕新愁?回荡在耳畔的电话里的问暖嘘寒,像遥远时代里游子棉衣上密密的针脚,以容不得岁月消损的坚定、扎扎实实地牵连起两颗天涯咫尺的心。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在晨曦之前,任眼泪濡湿被角,脑海里翻腾着家的样貌。铁轨的这头,思念的那头,万语千言都在推开家门的瞬间融化在了心头……

离家一年,回来时竟有了恍如隔世的怆然。一切在变,迅疾而又缓慢地将过往的思绪蚕食鲸吞。时常去玩的水上公园也在这一年里斑驳出了岁月的颜色,独立桥头,看水面波荡着的昔日垂柳的倩影,油然生出“曾是惊鸿照影来”的思恋。席慕容说,“故乡的面貌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家的样貌之于我始终都是我离开时的样子,伴着绵长的乡恋穿过了岁月的春与秋后在我匆匆奔走的年华中沉淀,永不消散。与其说时间埋藏了往日的风物,不如说它浇灌了对过往的记忆,让这些东西历经了种种磨洗依然不变昔日本质,鲜活地存在于生命中的某一处空地,每次想到都会觉得回忆充满了质感。

再度回到母校,时间已经为自己冠上了“客人”的身份。眼前分明人事全非,却又在自己与母校凝眸相向的瞬间与旧时的风物奇异地重叠出一个了影子。这栋楼、这间屋、这张桌承载过多少梦想、多少希望?多少次书声琅琅伴着第一缕晨曦在这里响起?多少人带着“三千越甲可吞吴”的勇气在这里披坚执锐留下追梦的足迹?多少个和我一样穿着校服努力过、执着过、坚守过的孩子来了又去?又有多少人以客人的身份坐在这里释放自己比绚烂更绚烂的记忆?百感交集,却又无关悲喜。那些始终握不住的烟色流转的年华,就在这样的追寻中与岁月的间隙中再次与我擦肩。

又一次踏上列车,又是新的征程。满眼尽是再熟悉不过的环翠的山色,车窗外,父母挥手送别的身影有几多留恋、几多不舍,看在眼里,心像平静湖面上扔进了碎石泛起的层层的波。有的时候我想就这样跳下车、不走了。有的时候在生活的琐碎里迷失,我会想起这样的不舍,想起除了自己还有父母在远方望着我。有的时候一身疲惫地瘫在床上,我会想起只属于家的这片绿色。有的时候我分不清楚究竟我寓居的地方是远方,还是家是远方,在铁轨与铁轨之间的交错中我慌乱地收拾着自己的心情。车轮在铁轨上缓缓滑动,家从车窗抽离,突然就想起了这样一句话,“让远方是远方,让生活是生活。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迷失的人会继续迷失,相逢的人会再次相逢。”在我离开、回来,回来又离开的折折转转中,总有一些东西在无尽的变化中须臾未曾改变,它让我坚信:不论时光的洪流如何冲刷,不论世事如何变化,回家的路不会变更,相逢会再相逢。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