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荻花舞秋风

作者: 沈顺英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1-10-26 14:54

沈顺英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这是白居易《琵琶行》中写荻花的千古名句。“荻花风起秋波冷,独拥檀心窥晓镜”,荻花尽管春日萌发,夏日茁壮,却在暮秋深情绽放,直至霜冷凋零,自在而笃定。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蒹”就是荻,“葭”就是芦。自古以来,芦和荻就为人们所喜爱。荻花,形状像芦苇,地下茎蔓延,叶子长形,紫色花穗,生长在水边,茎可编席箔,以其独特的情态和气息,成为秋天经典的物象,成为秋天的咏叹调。

荻,以柔为美。从茎到花,纤细而文雅。秋天的天空彰显着一份深秋的明澈。晚秋的风,吹出一份清明和凉爽。风吹过,丛生的荻迎风摇曳。荻花初开时,花透着淡淡的紫红色,随着时间推移,到了深秋,所有的荻花便白如雪花。尤其是在晚秋,萧瑟的秋风中摇曳着空灵的荻花,就好像一首流畅的小夜曲,舒缓又不失典雅。

花盛季节,花开如荼,映水而放,远远望去,如星河密布,玄远而飘逸,发幽思之想。远远望去,美妙的簇簇荻花拥连成片,随轻风起舞,犹如夏日的麦浪,柔美如丝绸般滑腻。阳光折射下起伏的曲线令人陶醉和沉溺。

黄昏凄美,荻花,映着灿黄的秋阳,那些细细的茸毛,像层光晕,看起来有点儿神圣且富有诗意。摇摆的花穗好似少女的秀发,飘逸自如。风起时又像海浪弯腰屈颈,再伸展双臂拥抱眼前的风景,一层层,跌宕沉浮,势如大浪淘沙,卷起千层思绪。

荻花与世无争,从不炫耀自我,淡定而居。荻花,花穗下垂,呈烟花状四面分散,荻花的白是花白,像暮霭降下之前微茫的天色,有些苍凉,又有说不出来的温暖亲切,犹如家中长者两鬓的白发,让人想伸出手去抚摸,想把脸轻轻贴上去。芦荻的茎为中空,花开顶端,荻花开后总是很谦虚地弯下腰,像在喃喃私语。喜欢她的优雅、低调与内敛、大气与豪爽。

荻花的花期很长,种子随着风飘舞、旋转到任何地方。荻花从不矫情,以强韧的生命力无所不在地生长,哪怕是萧瑟的寒冬,四野凋零,它依旧保持着最后的尊严,遗世独立,昂扬中蕴含一种静穆大气。

踟蹰秋野,秋风瑟瑟,使人不免生出岁月荒芜、人生寂寞清冷的感慨。偶瞥一片洁白荻花,心头温热,像似看到心之所系、遥远又亲密的故园。

秋日闲暇,再一次穿越荻花丛,抚弄一下如絮的荻花,仿佛听见了童年的欢笑声萦绕于耳。摇曳的荻花在秋风中洗涤着夏日的尘埃,着一袭素白,握一柄长剑,舞出别样风情,舞出斑斓流年。

“秋风忽起溪滩白,零落岸边芦荻花。”看春华秋实,荻花在岁月中摇着流年的梦。深秋晚风中凝望雪白荻花,我觉得每个生命是独特的存在,每一个认真活着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和仰视。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