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可爱的老胡

作者: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1-11-23 09:48

□ 祁 祥 

老胡是我前一段时间在单县杨楼镇工作帮扶期间认识的一位当地农民,今年59岁。因为在同一所驾校学考驾驶证,我们有过几次愉快的交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一次认识老胡,是在炎热的七月,当时我在练科二全程,他刚开始练倒库。老胡长着一张古铜色老脸,再加上略显臃肿的身材,在一帮学车的年轻人当中颇有点“鹤立鸡群”。听说他是当地有名的木材经纪,家里生活富裕,儿子换车后旧车给了他,开了多年四轮的老胡马上屁颠屁颠地报名学车来了。一次练车的闲暇时间里,我跑过去看他被教练训斥的热闹,顺便揶揄地问他:“恁大年纪了,跑来受这罪干啥?”他听出了我的不友好,扭过头来瞪了我一眼:“这叫受罪?不受罪能学了东西?”一句话怼得我落荒而逃。

第二次交往,是在同练科目三路考的时间段里。那一批学员只有我俩同时预约上了10月14日的考试,教练带着我们从10日开始上路练车。轮到老胡的时候,他进驾驶室时笨拙地先钻头再迈脚,然后拖着肥胖的身躯爬进去,累得满头大汗;下车时脚落地后,先扭过身来屁股向外,再窝憋着身子撤头。一整套动作,像极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狗熊。连续几次如此这般,被董教练发现了,骂了一个狗血喷头,还惟妙惟肖地学了一遍。老胡不急不恼,只是憨憨地笑。再接着练习,老胡就改掉了他的“胡氏专利”,一直到正式考试,再也没有犯过同类毛病。

对待考试,老胡表现出了一种执着的“笨鸟先飞”。按照这家驾校的惯例,我俩提前两天到考试场地模拟练习。为了提高通过率,等待模拟的上午,老胡拉上我来到三条考试路线,挨个步行一遍,回到住宿的宾馆后还专门绘制了三张详细的路线图,各条线哪里有人行横道,哪里掉头,哪里没有语音提示但必须做哪项规定动作等标注得一清二楚,不会写的字用了图像代替,使我大开眼界。特别是当天晚上,我俩住在同一个房间,他又逐线路复述了一遍,细枝末节无一遗漏、错误,令我着实佩服不已。而且凌晨两点,我在熟睡中被他吵醒了,原来他在听抖音上的模拟夜间灯光。面对我被吵醒的怒火,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以为声音不高呢。夜间灯光不如你,上一次在这儿被挂了,想抓紧时间练练。”

第三次交集,是在同去考科目四的那天,老胡表现出了先天的“趋利避害”性。一大早,驾校拉我们去考试,路上教练发给我一张带照片的个人驾照审批表。后来上车的老胡看到了,他很生气:“为什么我没有?”我不得其解,又想逗他开心,就在下车后故作神秘地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告诉他这是我花400块钱买通了“人”,人家给的“包过条”,怂恿他找教练交钱买券去。他一副释然的样子,脸紧绷着:“别提钱,我烦!”扭身走了。其动作、神态,逗得我捧腹大笑。后来他才知道这件事的原委:他半道才上的车,教练忘发给他了。当天考完返程的路上,我又逗他:“老胡,我交了400块钱15分钟考了100分,你不交钱半个钟头交卷才得96分。谁叫你不交钱呢!”老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还是你这老大学生脑瓜子灵,真比不上,哈哈!”

转眼离开杨楼镇半个多月了,还是一直想起和老胡在一起的故事。这位新时代的木材经纪,他的好学、狡黠和先天的趋利避害深深地刻在了我心底。我们已然成为很好的朋友。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