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浓浓饺子情

作者: 王益华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1-12-21 09:41

□ 王益华

多少年以来,在鲁西南一带,有冬至吃饺子的风俗,更有冬至不吃饺子,冻掉耳朵的传说。在那时的农村,一冬天吃不了一次饺子,老人、孩子们眼巴巴等着冬至的那一顿饺子。

每到冬至时分,家家户户都会传来剁饺子馅的声音,也不是什么美味食材,就是剁点白菜粉条。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那么动听,那么有节奏,那么亲切,那么让人流连忘返;那声音飘荡在农村的大街小巷,飘荡在袅袅炊烟里;那声音是乡音,是乡情,更是淡淡的乡愁……年年冬至前后,我总是回忆起小时候冬至吃饺子的场景,那场景随着时间流逝,愈来愈清晰,愈来愈浓郁。我仿佛又闻到了小时候饺子的香味,那是家的味道,那迷人的香味在空中飘荡,回旋,弥漫在那熟悉的农家小院,乡间地头,那是妈妈的味道……

水饺一直以来是我的最爱,特别小时候能吃上一顿水饺,那是人间美食,是一种奢望,更是一种梦想。为了这顿水饺,妈妈早早就准备了,剁点白菜,放点粉条,那真是当时天下最好的美味。我一边烧着锅,一边看着忙忙碌碌的妈妈。听风箱呱嗒,看水饺翻滚,急切地盼着水饺出锅。每当饺子出锅,妈妈总是让我先给爷爷奶奶送去大大的一碗,耳濡目染,让我从小就知道了什么是爱,什么是孝,什么是亲情。我贪婪地吃着妈妈包的饺子,那香味沁人心脾、刻骨铭心。妈妈不吃,慈祥地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爱,充满了希望和幸福。待我吃饱,妈将剩下的、露馅的,草草填饱肚子了事。将好的水饺控水,留下来,让我再吃一顿。这就是母爱,这就是妈。现在每每回忆起那时的冬至水饺,依然使人回味无穷。多少次在梦里,回到我那熟悉的农家小院,我天真地坐在厨房的门槛上,吃着妈妈包的水饺,只有在梦里,才能吃出当年妈妈的味道。

又要过冬至了,不吃水饺要冻掉耳朵的,想想当年妈妈在煤油灯下给我包水饺的情景和围在灶台吃水饺的那一幕,仿佛还在昨天。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买了猪肉、韭菜,包好饺子让孩子给老人送去,让老人度过一个温暖、温馨的冬至,这是回报,是感恩,更是爱和孝的传承。爷爷、奶奶已驾鹤西去,他们走得安详与满足,却再也吃不到我包的水饺。要冬至了,我驱车来到他们的墓前,烧纸、祈祷,长跪不起,给他们诉说着我的幸福,我的进步,还有我的委屈……

小小的冬至水饺,在我们家传承着爱,传承着情,传承着孝;小小的冬至水饺让我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我魂牵梦绕的故乡……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