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雪打桃花泪如雨

作者: 万伯翱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2-05-10 10:45

万伯翱

阳光和煦的春分时节,却一下子春寒料峭起来。3月18日的一场桃花大雪拨乱着人们对暖的思绪,19日央视《新闻联播》播放讣告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何鲁丽同志,因病在京逝世,享年88岁。老人生前一直担任着北京爱心万里公益基金会名誉理事长。

惊闻噩耗,22日下午,我通知二弟万仲翔及基金会理事长奚年景、秘书长孟凡晶等一行人赶紧来到位于北辰西桥附近何老的家中吊唁,秘书刘俊英已在小区门口迎候,大家见面并无往日热情的寒暄,因为只有泪水纵横。走在小区甬路上,两旁刚刚泛绿的垂柳低沉着头,在凄风中漫无目的地摇曳着,落在枝头上的残雪都已融成水,滴滴答答溅落在地上,如同我们的悲伤一样。走进客厅,已被由各种鲜花扎成的花篮占满,挽带上都写着“沉痛悼念何鲁丽同志”“何鲁丽同志千古”。我们一字排开,我声音颤抖着发令“向老人家三鞠躬”,站立后又久久仰视着悬挂在客厅正中央的遗像,亲切慈祥,一派长者风范,仿佛向我们微笑。瞬间,我泪水涌出,模糊了双眼,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桩桩往事。

我与何老的祖籍都在鲁西南,她是牡丹之都菏泽,我是水浒之城东平湖畔,相距仅百公里,算是名副其实的老乡。我父亲和她又都曾先后担任过北京市领导,两家几十年来都有交往,让我更感动的是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亲自修改纪念我父亲诞辰105周年的纪念文章《怀念老前辈万里同志》,这竟成为老人家的绝笔之作。

何老写道:“2015年7月15日,闻听万里同志走了,我和秘书联系了他的家人之后就急急赶到了305医院,灵堂还没有完全布置好,等了一会儿,才走到万里同志的遗像前致哀。站在万里同志的遗像前,我思绪万千。27年前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1988年初,我刚当选北京市副市长,对所分管的工作正在逐步熟悉。2月16日,万里同志在人民大会堂118厅接见我们北京市政府的市长、副市长和正副秘书长。万里同志和蔼可亲,说是接见,但确如聊家常……万里与我们的座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他还单独对我谈到先父在山东省任教育厅厅长时提倡学生穿校服的原因和规定等情况。”

她对我父亲逝世后的“思绪万千”,在今天同样成为我对她逝世的一种深深地哀思和悲痛。可以说,何老的离去,让我们党失去了一位肝胆相照的亲密朋友,我们基金会失去了一位亲切有力的好领导,我也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又富有知性的好大姐。

何鲁丽的知性,源于她的家庭。她的父亲何思源,是一位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和卓有建树的教育家,曾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过特殊贡献。新中国成立前夕却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报复,特务在何家屋顶安放定时炸弹,除妹妹何鲁美被炸身亡,何鲁丽轻伤外,其他家人幸免于难。

父亲和何老都是泰山儿女的骄傲。都说泰山五岳独尊,这个“尊”就是对泰山的敬重之情,眷恋和敬仰之意。父亲晚年时之所以授意将自己的全部藏书捐赠给家乡,我想也正是心存对泰山和齐鲁大地人民的敬仰,这种敬仰同样让何老和我们同时深有感知。

2010年7月,以父亲名字命名、李瑞环亲书的“万里图书馆”在泰山学院隆重开馆,成为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设在高校的第一家图书馆,何老受邀参加剪彩仪式。那天,她格外高兴,让我们搭乘上她的高铁特挂专厢从北京出发,抵达泰安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位于泰山南麓的泰山学院,这里毗邻碧波荡漾的400亩天平湖,不到100华里就是著名的拥有209平方公里大水面的东平湖了。校园内是花木繁茂,碧草如茵,何老还在图书馆门前亲手栽下一株绿油油的青松,并提桶浇灌一番。走进馆内,在参观“万里与中国农村改革文献图片展”时签名留念,在一帧帧珍贵的历史照片前不停驻足良久,跟我说:“万里同志是改革开放的里程碑式的人物,是我学习的榜样!虽然这些内容也都多次听说过,但是通过观看这个展览,我对老人家有了更进一步加深的理解。”

站在青松前,云海缭绕。我沿着图书馆的方向向远处眺望,透过空中薄薄云雾,泰山群峰叠嶂,又似海浪一般起伏不绝,有感而发吟出李白的“千峰争攒聚,万壑绝凌历。”如今,这株高高的青松已苍翠欲滴茁壮成长,与图书馆一起与泰山相伴,永远激励着后继学子。

如今,两位受人民爱戴的长者均已辞世,他们留给后人的情义重于泰山!

父亲生前一直关心支持国家公益事业的发展,2013年我联合弟弟妹妹们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倡导发起成立了“北京爱心万里公益基金会”。请谁来担任基金会的名誉理事长呢?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何鲁丽同志,她不仅是德高望重的国家领导人,也非常关心慈善事业,担任过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会长、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理事长、中国癌症基金会主席等。我试着拨通了她秘书的电话,表达了这一诉求。说实话,当时撂下电话心里多少也有些犯嘀咕,请这么大的一位领导给一个市级的普普通通的小基金会去站台,十有八九会被推辞掉。可没几天工夫,刘秘书打来电话,说老人家欣然同意了!我和基金会的同事们激动地跳起来奔走相告。名誉理事长这样的一个职务,常规来看是一个虚名,基金会的同志们高兴之余并没有奢望老人家给基金会做什么具体事,给出什么实质性帮助。但伴随着基金会的成立,从亲临启动仪式到审阅年度规划,从救助项目的立项到实施细节,何老经常亲力亲为,还不断给出战略性指示和建议。

我始终忘不了,2013年元月“北京爱心万里公益基金会”成立、2015年5月“爱心联盟奉献社会”全民公益行动启动、2016年11月青海省医疗教育救助全面战略合作项目启动等重大公益活动中,何老那种风风火火,泼泼辣辣的表示支持和行动的风范一直感染教育着我,也让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何老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爱并不是偶然的,这源于她曾经是一位有着27年儿科经历的医学专家,曾参与创办北京市第二医院小儿科,创办了北京市首所孕妇学校,今后无论在哪个岗位上,她对儿童事业都呈现出无比的关爱,爱孩子是她的天性使然,为他们做事是她发自内心的愿望。曾经的白衣天使,她更深知疾病给人带来的痛苦。老人家长期重视调查研究工作,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带领队伍到基层调研,通过口问、耳听、眼见,力求掌握第一手资料。

2016年4月,基金会准备启动一项博爱工程,在选择地区时,老人家给出了建议。她说,青海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属于偏远山区,是先天性心脏病的高发区,很多家庭因病致贫。我也曾深入到青海那里考察,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玉树这个地方,与这场天灾一同进入人们视野的,还有玉树的贫穷。玉树地区地处青藏高原腹地,平均海拔高达4000多米,境内地势复杂,气候多变,无法大规模发展农业,90%的农牧民都是贫困人口。很快我们按照何老的指示,决定与青海省红十字会、青海省红十字医院开展合作,共同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多渠道筹措资金,筹备建立贫困患者救助基金,帮助青海省家境苦难、身患疾病的儿童恢复健康。

2016年10月11日上午,我带领基金会成员来到民革中央向何鲁丽同志当面汇报。正在一楼给绿植边浇水边等我的她笑盈盈地迎上来,介绍这里的一草一木,步入楼梯时我和她携手而上,到了办公室我向老人家汇报了项目进度情况,她鼓励基金会积极探索公益活动的新形势、新模式,与社会各界共同促进中国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临近中午,她安排工作人员在机关食堂共进午餐,和我们拉家常,边吃边聊,过问救治情况,讲的都是老百姓接地气的大实话。

2016年11月5日,青海省医疗教育救助全面战略合作项目在北京国二招举行了启动仪式,何鲁丽亲自致辞,她一直站在台上,右手举着话筒,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向大家汇报基金会公益项目开展和落实情况,从助教、助医、助困等多方面的帮扶,赞扬了基金会用实际行动继承和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奋斗精神,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革命作风。不管是从站立时间之长还是发言内容之多,都充分体现出了一位杰出的国家领导人和党同心同德的一位巾帼英雄对慈善事业的无比关心和爱护。她一生热爱祖国、追求进步,胸怀坦荡、实事求是,严于律己、平易近人。我们每年春节时都要通个电话互致问候。她都要亲笔问好签上她的大名回赠来贺卡呢!

使我这个中国作协会员永久不会忘记的还有她老人家对我们文学后学的大力支持。2012年北京秋菊怒放、丹桂飘香时,在中国作家协会有力支持下,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了我的散文集《六十春秋》首发式.那天上午九点多何老的黑色奥迪车提前缓缓开来了,我和铁凝主席、大作家苏叔阳等忙迎上前去,只见老人花白头发梳理得光亮,穿着很整洁,眼镜下闪烁着和蔼的微笑:“万老大老朋友了,不知道他文章这么好,不简单呀,都坚持写到《六十春秋》了……”她端坐在主席台正中央.认真凝神听完了铁主席热情洋溢的发言,她们对待一个业余作家的态度让我特别感动,激动无比。接着,各位专家学者纷纷发言。我悄悄跑上去悄声附耳:下面各位发言还很长,您老人家累了吧?可先走一步……她连连摇头,一口低声京片子:您说那儿话,我不累!得听大伙发言呀!会间,她不耐烦给走上主席台来宾签着书甚至是什么旗上的签名呢。最后笑盈盈地和全体作家、来宾合影留念。那难忘的场景真是一位和大家、和群众、和人民打成一片的杰出领导人和亲密的朋友啊。

写到这里,恍然间又让我想到,2015年6月,基金会在赴天津河西区的一次捐赠仪式,何老欣然不顾舟车劳顿强忍病痛(后来才知她已患大病了)驱车前往,我目睹了老人在车上审阅发言稿时服下了秘书递上的各种药丸,那种感激和担心的情愫交织在了一起,这样的感动情节还有很多,无法一一赘述。如今,斯人已逝,幽思长存!谨以疾笔丹青缅怀这位一生都关注慈善事业,一位有菏泽名满天下的牡丹花诠释出的高贵与大气的伟大女性!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